当前位置: 深圳新闻网首页> 艺术> 艺术人生

用艺术拯救生命

用艺术拯救生命

分享

2001年,刘简从深圳出发,与先生远去加拿大定居。今年正是她与癌症抗争的第13个年头。是“艺术拯救生命”基金会创立10个年头。

?——访加拿大“艺术拯救生命”基金会创始人、华人艺术家刘简

在基金会举办的画展上,刘简与病友深情相拥。

每年十月,是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乳腺癌宣传月,刘简又到了一年最忙碌的季节。度过忙碌的十月,刘简给自己放了一个悠长假期,回到祖国。就在不久前,正在深圳度假的刘简收到令她惊喜的消息:她和她的“艺术拯救生命基金会”获得了加拿大联邦政府颁发的“社区服务大奖”,以表彰她近十多年来持续不断地用艺术慈善活动为城市和社区所做的贡献。这个国家级奖项颁给华人移民实属难得。

2001年,刘简从深圳出发,与先生远去加拿大定居。今年正是她与癌症抗争的第13个年头。是“艺术拯救生命”基金会创立10个年头。

当命运来敲门

刘简的美貌毋庸置疑,走在人群中必然是卓然超群的美女。

生于上世纪60年代末的刘简,从小在郑州市少年宫学习美术,大学学的是设计专业,上世纪90年代中期来到深圳。做设计,开公司,像每一位自强不息、自尊自爱的女性,自己拳打脚踢包打天下。“明明可以靠颜值却偏偏靠能力”。

2001年,他们的设计公司正处在红红火火的上升期,大客户大订单纷至沓来,刘简与先生却决定换一种生活方式,移民来到加拿大。不安分的刘简总想去寻找什么,是什么呢,她也说不清楚。

最初的移民生活动荡而艰辛。刘简进入多伦多的大学学习新媒体设计。她说,那几年,她经常熬夜到凌晨两三点钟,追求每门功课得A+,为的是不给中国人丢脸。后来,先生进入一家国际通讯公司谋得一个很好的职位,刘简也顺利从学院毕业,蒙特利尔一家电视台来学校面试毕业生,在六个人选中单单选中了她这位唯一的外国移民。

正当夫妇俩张开双臂拥抱明媚的新生活时,厄运不期而至。刘简在2004年底回国时发现了身体的异样,2005年在加拿大,经过两次检查,确诊了最坏的结果:乳腺癌三期。

刘简说,当她在医院拿到确诊书,人像是被抽空了一样,仿佛坠入了空洞无底的深渊。“那种内心的恐惧和挣扎是任何语言都难以形容的。”

被命运猝不及防地痛击一掌,没有时间沉溺于怨尤与伤痛,必须立刻手术,一场抗击癌细胞的战役打响了。幸运的是,刘简遇到了加拿大权威的肿瘤专家Doctor K,他高超的医术为治疗的成功大大加分。

成功的手术和成功的治疗仍然不能替代漫长而艰难的康复过程。手术过后,刘简躺在床上,很长一段时间生活不能自理。家人和朋友的爱帮助她度过最黑暗的人生阶段。最让她难忘的是她的台湾妈妈和爸爸,一对移民加拿大的台湾夫妇,得知了刘简的病情后,自愿来帮助她。每天买好菜来到刘简家,照顾刘简吃完午饭,再做好晚饭,等刘简先生下班回来“交棒”。这种毫无功利不求回报的帮助持续了很长时间,直至现在,他们已亲如一家。

手术和化疗后,人的身体极度虚弱,身上的毛发全部掉光了,手指甲脚趾甲也一个一个掉光,不仅手无缚鸡之力,手臂抬高一寸都十分艰难。

“化疗后,我变得非常敏感。记得第一天回家吃饭,碗边落下一圈头发;冲澡时脚下的落发又是黑乎乎的一片……我骨子里是个斗士,肉体上的痛苦都能战胜,而最难的是克服心理上的障碍。”

温婉而美丽是人人都能看得见的光芒,而刘简内在深藏的坚毅性格却被这场大病极大地激发出来。医生建议她做适量的有氧运动以助康复。她急切地走进健身房,办了健身卡,却发现自己什么也不能做,第一次竟晕倒在跑步机前。那天她抱着自己的包包坐在健身房外的台阶上大哭了一场。

既然跑不了,那就先游泳吧。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她从初级学到高级,学会了所有的游泳姿式。头发掉光了又怎样?出水时又一片脚趾甲找不着了又怎样?刘简学会了无视别人异样的目光,不想过去,不惧将来,努力过好当下的每一天。

慢慢的,手臂可以越抬越高;体能越来越好,头发也冒出了“新芽”,那一年的新年愿望清单里她写下:希望能长回那一头浓密的长发。三年以后,一头浓黑披肩大波浪如期而至。

[责任编辑:陈晓玲]